Menu

【www.9822.com】马丁·路德·金在Lincoln回忆堂前公布盛名解说《作者有四个希望》,那不然则Ferguson而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标题



编辑: 何柏梅

随着感恩节的到来和袭击全美大部地区的严寒天气,3天来蔓延170个城市针对非裔青年布朗案的游行示威活动规模减小,激烈程度也明显趋缓,动荡的弗格森市在打砸抢烧后留下一片狼藉。但这场有关肤色引发的抗议怒潮远没有平息。  “这就是一个种族歧视的国家!”布朗的父亲说,儿子被杀事件改变了他对美国的看法。大陪审团基于证据裁定不起诉白人警察威尔逊,从程序上看无可挑剔,但是手无寸铁的黑人青年被枪杀挑动了美国社会种族歧视那根最为敏感的神经。
  就在大陪审团做出判决前,俄亥俄州一名拿着玩具枪在游乐场玩耍的12岁男孩,被当作“可疑犯罪分子”遭警察枪杀。今年8月,一名黑人青年在超市拿起一支仿真枪遭到警察致命枪击。布朗案后两个月,又一名18岁黑人青年在临近地区被身穿制服的警察连开17枪击毙。发生于2012年的佛罗里达州枪杀非裔少年马丁案,也因白人协警被判无罪而引发全美抗议。美国警察暴力执法一次又一次受到国内舆论和国际社会的指责。
  《纽约时报》题为“弗格森骚乱的意义”的社论,指责陪审团讨论案件过程不透明,称布朗被杀是压在弗格森黑人居民心中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们已受够了当地执法人员的“虐待”。
  最新报告显示:美国每年约有400人在警民冲突中死亡,1/4涉及白人警察和非裔人士,而其中非洲裔死者比白人警察要多两倍以上。平均每隔28小时就有一名黑人青年死在警察或其他武装执法人员枪下。进行公众利益调查的非营利性新闻机构ProPublica对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警察枪击数据进行统计后得出结论,过去30年中,和同年龄的白人相比,年轻的美国黑人被警察打死的几率要高21倍以上。
  长期得不到改善的种族隔离、种族歧视以及种族边缘化状况是美国一大污点,成为分裂美国社会、引发社会暴乱的祸根。《华盛顿邮报》断定:种族问题在美国犹如一座活火山,“随时都会爆发”。当法律个案上升到政治问题时,全美170个城市参与近年来最大规模的自发游行示威也就不足为奇。
  《民权法案》已经通过了50年,美国两度选举一位黑人担任总统,但是黑人的总体发展水平依然远远落后于白人。《洛杉矶时报》指出,占美国人口12%的黑人在财富积累、就业和教育领域都远逊于白人,贫困率却是白人的3倍,大多数黑人仍生活在社会最底层。落后的发展水平导致黑人的高犯罪率,加之其他歧视因素致使警察在面对黑人时往往过度使用武力,黑人被警察枪杀的概率远远高于其他族群。
  此次骚乱的“暴风眼”弗格森,是全美种族隔离最严重、种族关系最紧张的地区之一,非洲裔占居民人口2/3,可公检法等权力机构却由白人主导。
  此外,贫富分化、失业等问题加剧了美国的种族冲突。2012年数据显示,弗格森所在的县,非裔美国人失业率高达26%,而白人失业率为6.2%。在美国,弗格森属于贫困大户,家庭年收入平均44000美元。这种不平等还体现在教育、文化、生活、工作等社会的各个层面,与白人居民相比非裔民众可以说是处在“水深火热”中。
  在许多美国人看来,有色人种是贫穷的同义词,而贫穷是罪犯的同义词。布朗被当街枪杀,绝非孤立事件,因此才会一石激起千层浪。
  总统奥巴马承认,“这不仅是弗格森而是美国的问题”,警方与少数族裔之间存在很深的不信任,特别是有色人种社区。25日他就弗格森事件做出“同情黑人经历、同时维护司法”的中立姿态,亦被指是“在黑人与白人族群间玩儿平衡术”。
  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非洲裔总统,奥巴马的当选,被认为是美国黑人在平权道路上取得的伟大成就。他在任内曾多番尝试推进种族平权,但每当遇到丁点反抗便弃械投降。为了避免政敌攻击,奥巴马在种族问题上的态度一直比较保守和中立,黑人生活并未就此改变。
  美国社会枪支泛滥的一大恶果,即为街头枪杀案、入室枪杀案、校园枪杀案接连发生。美国保障了持枪的自由,却阻止不了枪口成为不满情绪的宣泄口。奥巴马曾誓言立即行动限制枪支暴力,并且开出了数十年来最猛“药方”全面管理枪支,但枪支在社会上普遍存在的事实没有改变,颇富争议的“控枪令”也受到强烈抵制。
  《时代》周刊刊文称,弗格森事件不论显现的是种族、贫困还是控枪问题,由法律引发争议,恰恰是美国1%统治99%的终极手段。美国现有民主体制也存在不可回避的弊端。怒火不可能无休止地燃烧,暴力终究无法解决问题,不论对抗议者还是对治理者而言,更重要的还在于冷静之后的思考和下一步行动。

1.黑人的素质普遍得到提高。在内战后近一个世纪的发展中,经过长期的斗争和努力,黑人的素质已普遍提高,其文化水平、觉悟、斗争能力、组织能力及工作能力都增强了。有许多黑人在社会上取得了或多或少的成功。自罗斯福新政以来,黑人有了较多的受教育和就业的机会,涌现出一批新的黑人中产者,他们的地位和影响在增大。运动前期,许多黑人在斗争中表现出来的坚忍不拔与合法有序的斗争方式也在许多白人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上世纪中叶美国民权时代的所有“战役”中,很少有像1965年阿拉巴马州塞尔玛的“血腥星期天”那样深深地扎根在美国人记忆中:警棍的殴打、瓦斯的刺激、流血的绷带、破碎的骨头……记录这段历史的电影《塞尔玛》还曾获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

【www.9822.com】马丁·路德·金在Lincoln回忆堂前公布盛名解说《作者有四个希望》,那不然则Ferguson而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标题。4.在长期的种族冲突中,白人的社会文化心理也发生了重要变化。20世纪30、40年代,美国学者的社会学和人类学的最新研究成果表明,所有种族都是平等的,无优劣之分,这改变了许多白人对黑人的看法。50年代大众传播媒介特别是电视机的普及,使种族平等理论对美国社会形成了强大的冲击力。

半个世纪过去,世人记住的,不只是他的一系列著名演讲,也不只是他义无反顾、死不旋踵的抗争,还有他作为枪支暴力受害者的身份。

www.9822.com 1

这些事件并非偶然,恐怕也非终点。美国佐治亚州科布县警察艾伯特去年在执勤时的一句“记住,我们只杀黑人”直接撕下了种族问题的面具。

以上这些,可以说是20世纪60年代美国黑人问题得到较好解决的社会条件。当然,这不是说,美国从此不再存在种族歧视问题。应该说,美国的黑人问题已基本解决,但美国的种族问题依然严峻。比如,1992年洛杉矶黑人又同军警发生激烈冲突。1999年2月4日,纽约布朗克斯区4名白人警察枪杀黑人青年迪亚洛,成千上万名有色人种者走上街头示威。但一年后纽约州高等法院却宣布这4名警察无罪。同年3月初,纽约同一个区,又发生白人警察乱枪杀死一名手无寸铁的黑人青年事件。这些事件都告诉我们,解决种族歧视,美国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而今,历史并没有停止重复。

www.9822.com 2

《纽约时报》3月刊登题为《美国种族与经济机遇》的报告。报告说,衡量“美国梦”实现与否的一项重要标准是“收入向上的流动性”,即孩子拥有比父母更高的生活水平。然而,根据斯坦福大学、哈佛大学与美国人口普查局对美国2000万儿童成长经历的调查研究,非洲裔男童与白人男童相比,即使出身于收入、教育和财富水平相当,父母双全的家庭,成年后收入仍有较大差距。

为了保护民权工作者和行使选举权的黑人的安全,及在其他方面进一步贯彻公民平等的基本原则,经过长期的辩论,1968年4月10日,即在马丁·路德·金遇刺所引发的黑人的大规模抗议的推动下,国会又通过了一项法案,其基本内容是:伤害从事民权工作者的人以反联邦罪论处;禁止在出售、出租公共和私人住房时实行种族歧视。这是20世纪第一个包含黑人、白人混合居住的法案,又称开放住房法。

自2014年8月密苏里州弗格森市18岁黑人青年布朗被警察击杀并引发全美各地持续大规模抗议示威和暴力骚乱以来,无论是巴尔的摩的格雷之死,还是巴吞鲁日的黑人小贩被杀,此类事件似成常态,黑色的愤怒一次次被引爆,也一次次地加剧了美国社会种族的分裂。

20世纪60年代的这场黑人民权运动,可以说是成就非凡,美国黑人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内战后近百年来梦寐以求的目标。在斗争的高潮中,美国政府在一些有识之士的推动下,加强了关于改善黑人处境的立法活动。1963年11月肯尼迪总统突然遇刺身亡,继任的林登·约翰逊在黑人民权问题上表现了与他的前任一样坚决的态度。

长期以来,黑人问题是美国社会矛盾中最尖锐的,美国不仅为之打了四年内战,而且至今斗争没有结束。

1954年,最高法院首席法官厄尔·沃伦就“布朗诉托皮卡教育局案”作出判决:“仅因种族不同,而使与其他年龄相若,学力相当之儿童隔离,势将使其痛感社会地位低贱,而摧残其身心至于无法弥补……本庭之结论为:公共教育事业决不容‘座位隔离,地位平等’之说存在。因教育制度既属隔离,则无平等可言。”这里虽是仅就教育而言,但实际上已推翻了1896年的“隔离但平等”的理论,在社会上产生了深远影响。

马丁·路德·金当年的担忧,至今仍在。

5.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长期冷战也有助于改变黑人的命运。冷战中,美国批评苏联不民主,而苏联则批评美国的种族主义。据美国国务院宣称,冷战时期,苏联针对美国的宣传几乎有一半是有关种族主义的。美国政府为了与苏联争夺第三世界,希望尽可以在世界上树立起一个良好的形象,解决或缓和种族问题就成了他们的一个重要执政目标。

美国枪支问题背后涉及宪法对拥枪权利之争、两党政治争斗、背后利益集团影响。在当下选举政治的生态下,解决控枪问题一直难有实质进展。

我们知道,种族问题是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问题,绝不是少数人能随便煽动起来的;它与阶级压迫有关,但也不是一个简单的阶级压迫问题。只有在大多数白人的心目中破除白人优越论和有色人种是低劣种族的先验观念,种族歧视问题才有希望得到较好的解决。这种观念的转变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一系列条件共同促成的结果。可以说,在美国,经过内战后上百年的斗争和酝酿,只是到了20世纪60年代,解决这个问题的各种条件才成熟起来。这些条件主要是:

1963年8月,马丁·路德·金在林肯纪念堂前发表著名演说《我有一个梦想》,成为美国反对种族歧视、争取平等权利的经典呐喊。

3.长期来政府陆续颁布实行的反种族歧视的法令渐渐产生了效果。罗斯福和杜鲁门的许多政策虽然受到白人种族主义者的广泛干扰,很多官员阳奉阴违,但其影响毕竟渐渐在扩散,变化在悄悄发生。20世纪40年代后期,黑人学生被允许进入许多大学的研究生院。

纪念马丁·路德·金,不仅为缅怀,更是为唤醒。

至此,20世纪60年代美国黑人的反抗斗争与美国政府为改善黑人处境而进行的一系列努力告一段落。通过这些斗争和努力,美国黑人基本上获得了与白人同等的权利。“在实现黑人民权的道路上,美国国会在最近四年里跨越的距离超过了在此之前的一个世纪的行程”。这里,我们想进一步分析的是:一个上百年来久拖不决的问题,是什么原因促使它在这十来年的时间里,从立法的角度看,是在5年时间内,得到了比较圆满的解决?

美国劳工统计局数据显示,从2000年1月至2016年12月,在接受过高中以上教育的比例上,黑人在美国处于垫底位置,即使在同等教育水平下,黑人的就业率依旧远远落后。

2.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黑人的地位,特别是在军队中的地位,无形中已有所提高。大战使许多黑人入伍,与白人士兵并肩作战,无形中提高了黑人的地位。许多黑人加入军队,军队中实行种族歧视是不利于作战的,对战后美国谋求称霸世界也是不利的。1948年,杜鲁门任命了一个委员会,探讨军队中种族融合的办法。朝鲜战争更使黑人士兵的地位进一步提高,一些黑人军士负责训练工作,一些白人士兵得听从黑人的指挥。1954年,美国军队中的种族歧视条令、法规全部被废除。

被引爆的黑色愤怒

我们上面讲到的这一时期的一些暴力斗争是白人种族主义者用各种手段来抵制有关规定造成的,比如一些地区继续用繁琐的手续和变相的考试来剥夺黑人的选举权利,杀害民权工作者等。约翰逊在国会大声呼吁,要求国会“不拖延、不犹豫,也不妥协”地通过一项保障黑人选举权的法案。1965年通过《选举权利法》,禁止各种变相剥夺黑人选举权的做法,并授权司法部长选派联邦检察官员到那些问题严重的地区进行选民登记。

近年来,美国警察不时被曝在执法过程中导致平民,尤其是黑人身亡。美国媒体统计,从2015年1月至今,萨克拉门托警方共击毙包括克拉克在内的6人,其中5人为非裔男性。

www.9822.com 3

在今日之美国,马丁·路德·金与之抗争的种族歧视并未消除,他深受其害的枪支暴力也依旧横行。无论是近些年来持续不断的“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还是如今席卷全美、呼吁控枪的“为生命游行”集会,都一次又一次提醒人们,种族歧视和枪击暴力这两道难散的阴魂,让马丁·路德·金的梦想难以实现,美国社会陷入“美国梦的困惑”。

他一边向黑人允诺,要竭尽全力使国会通过民权法;一边向国会两党领袖发出警告,为了通过民权法案,他将冒让参议院停止运转三个月的风险。尽管如此,该法案在众议院还是受到了强有力的抵制。后来参议院又对该法案进行了长达74天的辩论。1964年7月2日,约翰逊总统签署了《公民权利法》。但该法案的实施涉及一系列具体问题,首先是黑人选举权的真正实现问题。

实际上,在马丁·路德·金成为枪击暴力的受害者之前,他早已意识到美国这一社会顽疾的弊病。据美国卡特时期的驻联合国大使、曾担任金第一助手的安德鲁·扬回忆,在1963年肯尼迪总统遇刺身亡后,马丁·路德·金说,枪无法保护你,“枪支将让这个国家死亡”。

就在这几日,从西岸的加州到东岸的纽约,美国多个城市民众走上街头,抗议萨克拉门托市22岁的黑人青年克拉克遭警方误杀。在警方开的20枪中,有8枪击中克拉克,一枚子弹打穿了肺部。

除不断遭遇暴力致死悲剧外,美国黑人在政治、经济、教育、社会保障等问题上同样遭遇偏见和歧视。在“民权法案”和“投票权法案”通过半个多世纪后,美国黑人仍发现自己被困在全国各地的贫困地区。

“枪支将让这个国家死亡”

根据美国数据网站“枪支暴力档案”,这些年来,枪击暴力事件和致死人数连年增长,不包括自杀身亡的数据,2017年全美共发生高达61581起枪击事件,造成15612人死亡,31217人受伤,包括18岁以下未成年死亡者3974人。这一数字令人触目惊心。

除了种族分歧严重,美国枪支泛滥和枪击暴力事件频发。每每在枪击悲剧之后,枪支销售都大幅激增,控枪问题成为“拿什么拯救你”的老大难。

例如,财务审计显示,对美国政治影响巨大的游说团体全国步枪协会(NRA)在2016年美国大选周期的花费达到了创纪录的4.19亿美元。美国昆尼皮亚克大学3月民调显示,60%的人认为NRA对政治影响过大,54%的人认为国会中的共和党人害怕NRA,49%的人认为国会中的民主党人害怕NRA。

华盛顿特区潮汐湖畔,矗立于华盛顿纪念碑、杰弗逊纪念堂、林肯纪念堂之间的马丁·路德·金雕像,依然凝望远方,期待着“从绝望之山中开辟出一块希望之石”。

近期,全美近400座城市爆发以青年学生为参与主体的“为生命游行”集会,呼吁加强枪支管控,遏制枪支暴力,寄托着人们对变革的希望。

斯坦福大学历史资料也显示,马丁·路德·金曾说:“我们允许人们随意购买武器并随心所欲地开枪,允许电影和电视屏幕中肆意秀枪技……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们的孩子,我们放任这些不管,是在创造一种让暴力和仇恨成为流行消遣的氛围。”

4月4日,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身亡50周年。

新华社北京4月3日电 述评:美国梦的困惑——写在马丁·路德·金遇刺50周年之际

种族问题愈演愈烈。去年8月,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爆发10年来在美国最恶劣的白人至上主义运动,将美国社会的深度撕裂暴露无遗。南方贫困问题法律中心的年度统计表明,美国2017年共有954个仇恨团体,比上一年增加4%,从2014年至今增加了20%;白人至上主义团体有600多个,黑人“民族主义团体”去年增加20%。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这是马丁·路德·金50多年前的一个梦想。然而,在他死后50年,这样的“美国梦”在很多黑人身上仍旧遥不可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