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结果公布拟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建议清单,并呼吁美中通过谈判磋商解决贸易分歧



中新社华盛顿4月4日电在美国公布依据“301调查”结果拟对华加征关税清单后,中国官方立即予以回应。对于两国不断升温的贸易摩擦,美国国内商界、学者4日对特朗普政府的做法提出质疑。同时,美国官方也在发出否认“贸易战”的表态。

2018年3月23日起,美国以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威胁国家安全为由,决定对来自中国等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作为反制措施,中国于4月2日起,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7大类128项进口商品中止关税减让义务,并加征关税。2018年4月3日,美国贸易代表处(USTR)发布了拟对从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的产品清单,涵盖约1300个独立的关税项目,特别集中于中国对美出口的化工品、药物、钢铁、电机发动机、机械设备、机床、存储器、电气设备、医疗仪器、信息通信技术、航空航天等。作为反制措施,4月4日,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玉米细粉、未梳的棉花、部分小麦、牛肉、烟草、汽车、化工品等14大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由此,媒体呼声叠出并日益高涨,将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称之为“美中贸易战”。

www.9822.com 1

特朗普4日上午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美国并没有与中国发生“贸易战”,美国已经在多年前输掉了那场“战争”,而这要归咎于此前的美国政府。他同时强调了美国对华的贸易逆差和知识产权问题,并称不能让这种情况持续下去。

事实上,造成美国外贸逆差失衡的真正原因是源自美国自身,美元作为国际清偿手段以及国际生产分工等,决定着美国将保持持续的贸易逆差失衡。美中双边贸易失衡表象上看是双边贸易的结果,但实际上是受制于诸多决定因素。只要存在国际分工和贸易,美中这两个最大的国别贸易体出现贸易不平衡就是常态。对于不断升级的中美贸易摩擦,需要认清其实质,已由正常的贸易逆差摩擦升级到知识产权保护摩擦乃至国家安全壁垒摩擦,已变异为美国国内贸易法凌驾于WTO国际规则之上的新型贸易摩擦。

美国政府15日发布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宣布将对从中国进口的约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中方也立即发布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而美国政府的做法也再次引起美国媒体的质疑。连日来,多家美国商会、行业组织、企业等纷纷发表声明,反对美国政府15日做出的对从中国进口的约5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的决定,并呼吁美中通过谈判磋商解决贸易分歧。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3日依据“301调查”结果公布拟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建议清单,涉及每年从中国进口的价值约500亿美元商品。此前,美方公布的“301调查”报告对中国在知识产权等领域的政策做法进行了指责。

对此,中方可能的应对举措是:

中新社报道,总部位于芝加哥的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16日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正在评估加征关税一事对波音及其供应链将产生哪些影响。该公司将持续与美中两国高层保持沟通,呼吁双方进行建设性的对话,以解决分歧。

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对美方单方面加征关税的做法表示质疑,认为这并不能解决美方所关切的知识产权问题。

9822金沙平台,第一,需要清醒地认识到中方在双边贸易摩擦中处于非对称的应对地位,虽然中国可定制地对一些美国大类产品祭出关税反制,但是就现有的中美双边贸易摩擦各自清单内容来看,中方在贸易领域内作为主要卖方,需要寻求最大的世界消费市场,应全力维护好WTO多边自由贸易规则,在美中不断升级的贸易摩擦中处于守势和必要的克制是重要的,应以促使美方重回磋商谈判为要义;第二,不宜叫嚷开打中美双边“贸易战”,应审慎地将其视为中美贸易摩擦升级或不断升级,中美重回贸易磋商合作是有共同利益基础的;第三,很可能“中美贸易战”是特朗普打响的要价算盘,促使中方显露还价的底牌;第四,东亚区域生产网络因为汇聚在中国投资,使得东亚国家及地区具有利益一致性,应警惕被美国串谋少数国家协同一致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摩擦所殃及;第五,中国需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对等地向WTO起诉美国将国内贸易法凌驾于WTO国际规则之上,通过磋商来解决贸易摩擦;第六,中国需要基于“一带一路”倡议,积极推进出口市场多元化,积极推进出口的主要产品多元化;第七,对美国不断挑起的双边贸易摩擦要区分级别:美中贸易摩擦升级、美中局部贸易战和美中全面贸易战,分别施以应对举措。

美国信息技术工业委员会主席迪安·加菲尔德发表声明称,使用关税手段是应对美中贸易问题的“错误答案”。电视机、电脑、电话等消费品的价格在美国将普遍上涨,同时,此举也并未解决两国贸易中的问题。声明呼吁特朗普政府重新对关税手段的效果进行评估,与中国进行真正意义的谈判磋商。

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在贸易赤字问题上,拉迪认为,美国应该担心的是其全球贸易赤字,而不是针对个别国家的双边贸易赤字。他还表示,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萎缩的问题已经持续了数十年,这主要是因为科技进步,并非是中美贸易造成的。

以下为正文具体内容阐述:

www.9822.com,美国半导体工业协会发言人对《华尔街日报》表示,美国对半导体产品征税并非帮助而将损害美国的半导体企业、工人和消费者利益。

美国商会执行副会长迈伦·布里连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美国政府寻求与中国建立平衡、公平的贸易关系,这是正确的事情。但是,对美国消费者日常用品进行征税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并且也不利于美国创造新的就业岗位。

一、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实质

美国服装鞋袜业联合会主席里克·黑尔芬拜因发表声明表示,新的关税措施将最终变成美国人民的负担。如中国已宣布将对价值近10亿美元的棉花加征关税,这会伤及美国的农户、纺织企业,也会增加供应链的成本。“很难看到任何人能够从关税措施中受益”。

美国商会中国中心主任威廉·扎里特对美联社称,目前美国公司希望美中两国政府能够进行充分的沟通,就有关问题进行谈判磋商,避免贸易战的发生。他表示,希望两国能够尽快化解分歧,避免伤及两国经济和公司。

第一,美国特朗普政府以美国贸易逆差和中美贸易不平衡为由,挑起了新一轮贸易摩擦。2017年3月3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两项关于贸易的行政令,聚焦美国贸易逆差问题,核心要求之一是评估双边贸易逆差形成的主要原因。现实中,由于中美显著的比较优势差异和美国对华出口管制政策等,造成了持续累积的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使得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凸显,成为特朗普政府不断挑起美中贸易摩擦的由头。但是,全球价值链的国际生产碎片化挑战了人们对中美双边贸易失衡问题的常识,需要从贸易增加值视角来重新评估中美双边贸易不平衡问题。

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主席杰伊·蒂蒙斯指出,相较于解决问题,关税手段将引发更多问题。该协会呼吁美中两国能在贸易问题上走出一条新路,磋商构建公平、有约束力的双边贸易协定。这将有利化解贸易战风险,也有利于未来几代美国工人。

对于美方发布的关税清单,中国商务部也迅速发布公告进行回应,公布拟对美国产大豆、汽车、飞机等进口商品对等采取加征关税措施的商品清单,涉及2017年中国自美国进口金额约500亿美元。

第二,美国“301条款”调查致使美中双边贸易摩擦升级,已由正常的贸易逆差摩擦升级到知识产权保护壁垒摩擦,乃至国家安全壁垒摩擦。2017年8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一项行政备忘录,授权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重点调查在技术转让领域里中国是否涉嫌违反美国的知识产权保护。8月18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宣布,将根据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款,在涉及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领域正式对中国启动调查。此举引发中美贸易摩擦升级,更有甚者触发“美中贸易战”。此外,2018年3月23日起,美国以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威胁国家安全为由,决定对来自中国等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

美国汽车和汽车配件制造商协会发表声明称,该协会支持特朗普政府重视知识产权问题,但反对使用关税手段。声明称,关税将伤及美国企业、就业以及消费者。

美国大豆协会会长约翰·海斯多费尔称,中国若对美国大豆加征25%的关税将对美国农场主造成“灾难性”的打击。他呼吁特朗普政府放弃其加税计划,并与大豆行业农场主会晤,讨论如何在不诉诸关税的情况下提高行业竞争力的做法。

第三,试图将美国国内贸易法凌驾于WTO国际规则之上,不断增添新的贸易摩擦。2018年2月28日,美国特朗普政府在提交国会的年度贸易报告议程中明确提出,“在2021年之前寻求扩大贸易促进权,进行谈判或修改贸易协定,使之公平、平衡;执行和维护美国贸易法,将继续利用美国法律提供的所有工具来打击不公平贸易;美国政府将积极努力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美国使用“201条款”和“301条款”等不断对中国增添新的贸易摩擦内容。

对此,全美零售商联合会主席马修·沙伊发表声明也表示,此举将摧毁美国的就业机会,变相降低工薪阶层的收入。

美国两大汽车厂商福特和通用也分别发表声明,呼吁美中两国通过持续的对话解决不断升级的贸易紧张局势。福特呼吁两国政府共同合作,通用敦促美中两国进行建设性对话、推行可持续的贸易政策。

第四,美国政府拟对中国约1300个独立关税项目强行加征关税,中国做出拟对美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反制清单,使得美中贸易摩擦不断放大、升级。2018年3月22日,美国贸易代表处发布了对中国“301调查”结果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宣布将有可能对从中国进口的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23日,中国商务部给出了初步的反制措施,拟对自美国进口的部分产品加征关税,涉及美对华约30亿美元的出口。2018年4月3日,美国贸易代表处发布了根据所谓“301调查”,拟对从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的产品清单,涵盖了约1300个独立的关税项目,特别集中于中国对美出口的化工品、药物、钢铁、电机发动机、机械设备、机床、存储器、电气设备、电视机音像设备、印刷电路、半导体、信息通信技术、电车、航空航天、船舶、光学和电子医疗仪器、机器人技术等先进制造行业。对此,中国国务院新闻办于4月4日举办了中美贸易有关情况吹风会,指出美国发布的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涉及中国对美出口的1333项约合500亿美元的产品加征25%关税。作为反制措施,4月4日,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玉米细粉、未梳的棉花、部分小麦、牛肉、烟草、汽车、化工品等14大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据此,美中贸易摩擦在非对称中不断升级。

美国大豆协会发表声明称,对美国政府使用关税的手段感到失望。他们计划在随后几周请总统及其团队寻求其他解决方案。

受中美贸易摩擦升温影响,美国股市4日恐慌情绪再现,道琼斯指数开盘即下跌500点。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当天在接受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采访时说,中方对美方拟征税的措施作出回应并不意外,华尔街对此反应强烈倒是令人感到意外。

二、从中国反制清单和表态中审视应对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举措

肯塔基州豆农、该协会副总裁戴维·史蒂芬指出,美中花费40多年的时间建设两国的大豆贸易关系,关税手段会毁掉这一关系,也是美国豆农无法承受的损失。

罗斯还说,他同意特朗普的推文内容,美中之间并没有发生所谓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他认为,美中之间的贸易摩擦可能最终以谈判磋商方式解决。目前的问题在于,由于形势较为复杂,双方何时能够达成协议尚不确定。

第一,通过美国不断加压的美中贸易摩擦升级,中国需要清醒地认识到中方在双边贸易摩擦中处于非对称的应对地位。美国发布的对中国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主要聚焦于中国的先进制造行业,而中国作为反制措施,列出的产品清单,主要集中在美国农产品、成熟技术的汽车和化工品之上。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人口大国和世界主要制造生产国,中国需要寻求最大的世界消费市场来带动经济增长、解决就业问题。虽然中国可定制地对一些美国对华出口大类产品祭出关税反制,但是就现有的中美双边贸易摩擦各自清单内容来看,中方在贸易领域内作为主要卖方,应全力维护WTO多边自由贸易规则,在美中不断升级的贸易摩擦中处于守势和必要的克制是重要的。从1995-2015年美国对中国年均贸易逆差排名前24位的三分位贸易品来看,中国出口向美国产生贸易顺差的基本上都是劳动密集型贸易品和技术成熟型贸易品。据此,中国对美出口的这些产品很可能被美国从第三方进口同类产品所替代,使得中国在双边贸易摩擦中处于非对称的应对地位。2018年4月3日,美国贸易代表处拟对从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的产品清单,涵盖了约1300个独立的关税项目,特别集中于中国对美出口的先进制造行业。美方对中国这些领域出口加征关税直接损害到中国正在开展的技术升级和产业结构调整,进而损害到中国正在实施的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作为反制措施,4月4日,中国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玉米细粉、未梳的棉花、部分小麦、牛肉、烟草、汽车、化工品等14大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中国国务院新闻办说反制清单是被迫和克制的。中国定制地聚焦向美国对华具有明显出口优势的一些大类农产品祭出关税反制,旨在促使谋求连任的特朗普不得不坐下来磋商美中贸易摩擦,是以促使美方重回磋商谈判为要义。

新上任的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洛也否认美中“贸易战”的说法。他说,目前人们所看到的只是相关程序的早期部分,包括关税及对关税清单的评论等,其次才是相关决定和谈判。

第二,美中作为当今世界上最大的两大贸易国,不宜叫嚷开打中美双边“贸易战”,应审慎地将其视为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中美重回贸易磋商合作是有共同利益基础的。究其原因,一是将近占到世界贸易1/4的美中两大贸易国,如果真的爆发贸易战,势必将世界经济增长拖入深渊。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总统不会乐见两败俱伤,加上美国刚刚走出将近8年次贷危机的阴影,可以认为美中作为必须负责任的两大国,势必还是要坐下来谈。二是此次美中贸易摩擦升级,应是特朗普政府在政经等综合因素下,对中国态度的试探,美中如果真的启动双边贸易战,对全球经济造成的巨大冲击,是完全不符合特朗普政府奉行的“美国利益优先”、高度关切美国经济增长和解决就业问题的。三是特朗普政府关注的美中贸易逆差是中美双边互补性贸易结构使然,并不能通过制造美中贸易摩擦来解决。1995-2015年美国对中国年均贸易逆差排名前24位的三分位产品,其贸易逆差占到美国对中国货物贸易逆差的88.0%。美中在其中的23类产品上呈现出贸易差额相反的贸易互补性。这证实即使美国不从中国进口这些产品,美国也会从其他贸易伙伴那儿进口这些产品,国际分工生产决定着美国在这些产品上将呈现持续的贸易逆差失衡。

结果公布拟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建议清单,并呼吁美中通过谈判磋商解决贸易分歧。库德洛对美股市场的紧张情绪表示理解,但也说不需要“反应过度”。他称,最终美中双方都会获得更好的经济增长、更多的贸易以及薪资提升。

第三,中国作为世界上跨国企业云集的制造中心,如果美中贸易摩擦真的上升至双边开打贸易战,那么影响的绝对不只是中美双方,包括亚洲的日本、韩国、新加坡和中国台湾地区乃至美欧在中国大陆的投资企业都会遭殃,将有可能引爆全球性经济萧条危机。相信这与特朗普高度关切美国“经济增长问题”和解决美国“就业问题”的执政理念是不相一致的。很显然,中美贸易战就是特朗普打响的要价算盘,促使中方显露还价的底牌。在全球生产网络下,中美双边贸易失衡是跨国公司向中国直接投资转移、特别是东亚企业在中国生产引致贸易差额转移的结果,由此加重了中美双边贸易不平衡。事实上,只要存在国际分工和贸易,美中这两个最大的国别贸易体出现贸易不平衡就是常态。据此,东亚区域生产网络中的国家及地区具有利益一致性,应联合起来警惕美国串谋少数国家协同一致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摩擦,否则也不可避免被“美中贸易战”所殃及。

对于下一步双方还会做出何种反应,拉迪认为,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进行协商谈判。他表示,尽管目前看来美中“贸易战”可能一触即发,但两国经济关系中的共同利益与合作仍大于分歧,整体双边贸易关系对美中双方都是非常有利的。

第四,鉴于美中贸易摩擦已由正常的贸易逆差摩擦升级到知识产权保护壁垒摩擦,美方将在涉及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领域正式对中国启动调查,因而中国需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积极应对。因为与专利技术相结合的知识产权壁垒是一种更具杀伤力的新形式贸易壁垒,美国利用在知识产权上的技术垄断和竞争优势,对中国吸收FDI的技术溢出效应和提升外贸竞争力都构成了强大的外在遏制力。为此,中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一方面是出于自我保护的要求,另一方面也是中国能够对等地向WTO起诉美国将国内贸易法凌驾于WTO国际规则之上的基本要件,通过WTO下磋商来解决贸易摩擦。

编辑: 林涛

第五,给定外生的国际贸易环境,反倾销侵蚀着中国对外贸易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知识产权壁垒遏制了中国吸收FDI技术溢出和中国提升对外贸易的竞争优势,因而中国积极拓展新兴市场如东盟和金砖五国,特别是推进与“一带一路”国家间贸易和投资,积极推进出口市场多元化,调整中国对外贸易出口结构和对外贸易方向是非常重要的,但中国若采取偏离美国、欧盟等巨大市场的贸易发展战略在短中期内是不切实际的。积极推进中国外贸出口的主要产品多元化是重要的,这需要知识产权保护来推动中国企业产品创新。

第六,对美国不断挑起的双边贸易摩擦要区分级别,分别施以应对举措,促使其重回到贸易磋商上来。一是对于涉及中美双边贸易额约1/10的贸易摩擦,将其界定为美中贸易摩擦升级。中国仅限于使用贸易领域正常和常规的贸易规则和手段如报复性关税、起诉至WTO等来应对美方的贸易摩擦行为。二是对于涉及中美双边贸易额约1/5的贸易摩擦,将其界定为美中局部贸易战。除了使用贸易领域常规的贸易规则和手段进行反制之外,中国应借助2016年10月人民币已加入SDR货币篮子的有利契机,积极推动和扩大人民币在中国对外贸易和投资中发挥双边货币互换的媒介货币作用,部分消减美元的国际霸权信用货币范围。三是对于涉及中美双边贸易额约1/3的贸易摩擦,将其界定为美中全面贸易战。中国除了通过进行双边货币互换来降低美元国际影响力之外,还可基于持有的大量美国国债,可通过有意识地稍微减持美国国债,适当触及一下美元的信用进行市场性警告。2018年3月15日,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1月中国减持167亿美元美国国债,但仍为美国第一大债权国,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规模为1.1682万亿美元。如何让外国政府和投资者仍持续不断地持有美国国债呢?美国就必须得维护好美元作为国际结算、媒介货币的国际货币信用!从而促使其坐下来与中国重新磋商。

(作者为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